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
International SchoolAidischoolWorks Exhibition
田钧华

我今年17岁,不到一岁的时候经历了非典,现在的我又在和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大家一起抵抗着新型冠状病毒,在我看来从2020年刚开始,陶勇医生被砍事件,我就觉得医生真的很伟大但有为他们不值。

我觉得“砍”这个字眼能用在医生身上,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悲哀的事情,不仅为了医生,更是为了我们自己,我自己是有想学医的意愿,但是如果社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真不知道我还是否能选择这条路。因为学医很难 ,8年时间的努力换来的是在医院解决医患关系,这看上去有点扯。

但是在这场“战役”中 付出最大力量的就是医护人员,我家里没有医生,我只能在电视或其他媒体中看到医护人员和其他志愿者在做什么,每个人都在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就在刚刚,我们全家都在电视前,看到了武汉的志愿者自愿当出租车司机,其实在我看来这个风险真的很大,即使接的大部分人都是医生护士他说:“我能看到好多医护人员走回家。

最近武汉还天气不好,下大雨,他们就和落汤鸡一样,我会停下来问他们要不要我送他们过江,他们上车以后我就说些鼓励他们的话,好多人都很感谢我,还有好多就在车上哭了。

其实这一段话,他在歌颂医护人员的不易,但我看到的是为这场“战役”的每一个人的付出,他回到家还有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他的妻子也嘱咐他说:“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注意安全。” 我真的觉得这个司机叔叔很不容易,他的行为肯定不会让他的家人非常理解,但是为了武汉,为了中国,他们抛开了屏障 。

当然 除了这些在“抗战”一线的“战士” ,我们每一天也在付出,我们在家不出门,在家锻炼身体,我和身边的朋友亲戚也开始在朋友圈发布自己在家练的健身和烹饪成功,这样不仅让病毒远离我们,还能增加几项技能。最重要的是,在我们全家回北京以后,我还不太习惯一起床,爸爸妈妈都在客, 他们平时有点忙,但是这个病毒让他们只能在家,这也让我每天早上起床,看见他们都很安心

我希望这个疫情能很快结束,这样也可以开心的迎接我最爱的春天的到来,只有大家一起抵抗疫情,我们就可以度过这一段时间!

Baidu
sogou